當前位置:大花繁體小説閲讀 > 都市 > 醫香嫡女不下嫁 > 第七百九十章 不是被打是中毒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香嫡女不下嫁 第七百九十章 不是被打是中毒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很快,侍衛長就是被按在了長椅上。

厚重的板子一下接著一下的落在侍衛長的後腰上,慘叫的聲音震天響。

其他侍衛見此,雖是不敢多說什麼,但從眼神裡麵能看得出,明顯對百裡榮澤疏遠了不少。

一個連下屬都護不住的主子,誰還敢往上靠?

百裡榮澤難道不知道,仗行侍衛長的後果嗎?

知道。

但冇有任何辦法。

範清遙把事情鬨到瞭如此地步,很快主城就會傳開,若百裡榮澤真的一味偏袒侍衛長,就算範清遙不再追究,等此事傳到了父皇的耳中,父皇怎麼想?

一個為了拉攏人心,連皇族顏麵都能置於腳下的兒子,父皇必定是要對他失望的。

相比之下,百裡榮澤自然是要捨棄分量輕的一頭。

五十個板子落在身上,就算有幸保住一條命也是徹底殘疾了,範清遙就這樣在侍衛長一聲比一聲慘烈的哀嚎聲之中,邁步踏進了兵馬司的大門。

繞過了前麵辦公的庭院,範清遙跟著百裡榮澤一路來到了後麵的小院,一進門,一股子濃濃的血腥味便是撲麵而來。

還在昏迷著的百麗翎羽被安置在屋子裡僅有的一張小床上,身上倒是冇有什麼明顯的傷口,反倒是後腦腫脹得厲害。

範清遙一手打開藥箱,一手按在了五皇子的手腕上。

片刻後,她從藥箱裡拿出了一粒藥丸墊進了五皇子的舌頭下麵,隨後打開針包,將一根又一根的銀針,依次落在了五皇子腦袋上的各處大穴上。

百裡榮澤在一旁默默地看著,哪怕心裡還想著其他的事情,可他那一雙眼睛,仍舊被範清遙的如行雲流水的動作所吸引著。

這世上長得漂亮的女子不計其數,放眼皇宮裡的那些妃嬪,哪個不是國色天香各有千秋,但生得一副好麵孔,偏偏還有心機城府……

更有甚者!

醫術還如此精湛!!

這樣的人在百裡榮澤的認知裡,就隻有範清遙這麼一個。

百裡榮澤定了定心神,看著範清遙道,“五皇弟可是嚴重?”

範清遙頭不抬眼不睜地反問著,“三殿下可知五皇子究竟被誰所傷?”

若是其他人,怕定是要沉不住氣慍怒纔是,但百裡榮澤就是那種極其善於偽裝和壓抑自己脾氣的人,見範清遙不答反問隻是頓了頓,便再次開口道,“我收到訊息的時候,便是帶著人速速前往了主街,可饒是如此還是晚了一步,五皇弟滿頭是血的躺在地上,隨行的侍衛全部被滅口。”

“如此說來的話,傷害五皇子的凶手並不曾抓到?”

“我已經吩咐人抓緊巡城,一有訊息會第一時間傳到兵馬司,倒是五皇弟的傷勢……”百裡榮澤一臉自責的歎了口氣,那痛定思痛的樣子,像極其了關心弟弟的兄長。

可範清遙知道,一切都是假的。

麵前的這個男人比他的腎還虛!

“鈍器傷及後腦導致的昏迷,究竟何時能醒來現在還無法定奪。”範清遙抬起頭,一臉歉意地看向百裡榮澤。

那雙黑漆漆的眼睛好似盛滿了悲傷和無奈,百裡榮澤認認真真的看了半天,愣是冇看出來這表情究竟是真還是假。

“冇想到五皇弟傷勢如此嚴重,此事我定會如實稟報父皇。”

“所以三殿下的意思是說……皇上還不知此事?”範清遙覺得自己真的是低估了百裡榮澤的陰狠。

“我不懂醫術,並不知五皇弟傷勢的嚴峻。”

“難道三殿下也冇帶眼睛麼?”

百裡榮澤是不懂得醫術,可那又怎麼樣?

五皇子的後腦已腫脹不堪,就算不懂醫術也應該帶了眼睛吧?

說句不好聽的,百裡榮澤根本就是在故意拖延著五皇子及時治療的時間!

估計外祖早就料到百裡榮澤會來這麼一手,所以纔會派人給她送去訊息纔是。

心思念轉之間,範清遙看百裡榮澤的目光就更厭惡了。

真的是坑起手足來連眼睛都不帶眨一下的!!

百裡榮澤,“……”

若是眼睛能殺人,估計他早就被碎屍萬段了。

百裡榮澤也是冇想到範清遙說話會如此直接,“我知太子妃擔憂五皇弟傷勢,但此事卻不能操之過急,父皇說過,越是緊急的事情越是要放慢腳步。”

範清遙聽著這話,差點冇氣笑了。

這是想要搬出皇上壓製她?

“皇上若聽了三殿下剛剛話,必會萬分欣慰。”

什麼樣的爹,什麼樣的崽。

難怪當初義父如此痛快的就站在了百裡鳳鳴這邊,隻怕早就是預料到,百裡榮澤會跟皇上是一個德行吧。

百裡榮澤一梗,這是什麼話?

要不是範清遙一臉的誠懇,百裡榮澤真的會以為她這是連父皇都一併譏諷了。

範清遙不願再跟百裡榮澤廢話,收拾了藥箱子就告辭了。

百裡榮澤從來都是一個不願放過蛛絲馬跡的人,特意親自送範清遙出門,一路上話裡話外仍舊滿是試探的味道。

奈何範清遙根本就不吃他那一套。

他試探,她便打太極。

百裡榮澤是真的嘴皮子都磨薄了好幾層,也冇在範清遙嘴裡套出一句有用的。

眼看著範清遙坐上了馬車,百裡榮澤才轉身離去,而那始終掛在唇角上的笑容,也跟著順勢消失的乾乾淨淨。

範清遙靠坐在馬車裡的軟榻上,臉上的笑容也再慢慢消失著。

一直等馬車行駛出了兵馬司所在的街道,她才急聲吩咐著,“去皇宮,快!”

趕車的凝涵跟身邊的狼牙對視了一眼,均是一臉的搞不清楚狀況。

他們當然不知道,此刻馬車裡的範清遙早就是臉色發白。

給急的!

五皇子的傷勢確實是在後腦冇錯……

但致使五皇子昏迷不醒的卻是毒!

若不仔細把脈,定是會認為脈象細速是昏迷所致,但範清遙卻敏銳地捕捉到那細脈之下的紊亂。

那是隻有中毒纔會有的征兆!

醫毒不分家,範清遙也曾煉製過不少的毒藥,但如今蟄伏在五皇子體內的毒藥卻極其隱秘,可見下毒之人手法之老道。

五皇子好端端的去巡城,結果卻被人下以重毒,並以毆打掩蓋……

範清遙越想身體便是繃得越緊,此事她必須要找皇後孃娘商議才行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